质疑非员额法官办案违法律师上诉有错吗

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专注于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的专业法律服务,如知识产权、合同文书、工商注册、投资融资、法律顾问等服务

  按说,非员额法官不能独立办案,这是中央推行员额制改革的初衷,也是把办案法官和不办案法官区分开来,以此提升员额制法官的履职待遇,更好的提升司法效率和公信力。但在一些地方,却出现非员额法官办案的情况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  可以说,虽然中央一再强调,要守住未入额法官不得独立办案的红线。但现实情况是,在诸多地方,未入额法官独立办案的情况还依然存在,也可以说,虽被严查,依然有法院铤而走险。从全国法官受理案件的数量来看,案件数量激增,入额的12万法官能办完这么多案件吗?这样,那些没有入额的法官就成了办案替代者。没有入额,还依然要办案,这是一些未入额法官的苦衷。

  而律师的质疑,提出了员额制改革的真问题,剑指员额制在实践当中变了味。没有区分员额和非员额,让非员额法官也一样办案,那么,非员额法官能乐意吗?所以,律师质疑非员额法官独立办案,被诸多的非员额法官叫好,有人表示,(律师)干的漂亮,说出了多少法检两院辅助人员的心声,改革不能只涨工资不干活;辅助人员也不乐意,宁愿不入额,还要独立办案,工资还不变,简直领着白菜的钱操碎了心。

  可见,让非员额法官独立办案,他们也一肚子牢骚。凭什么我没有拿员额补贴,还要办案?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,不拿工资还要干活?非员额法官,拿的是助理工资,干的却是员额制的活,百度统计工具对网站优化有什么作。他们内心能心甘情愿吗?既然内心不愿意,他们又如何能在每一个案件中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呢?

  员额法官办不完案,就让非员额法官办,那么,员额制改革的意义何在?如果中央的政策在底层大打折扣,非员额法官也一样办案,但却拿不到员额津贴,这样的员额制改革现状,是背离中央的政策,也与员额制改革的初衷不相吻合。那么,员额法官办不完案件,到底应该怎么办呢?

  有人说得刻薄一些:员额办不完案件,246天好彩高手论坛,那就加班呀,加班还办不完,那就退出员额呀。那么,员额制改革之后,案多人少的矛盾还存在吗?从中央政策来说,法官员额制改革,是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,未入员法官不得独立办案,这是员额制改革的重中之重,也是员额制改革的首要责任,否则,员额制改革便要大打折扣。

  试想一下,中央好不容易启动了员额制改革,把非员额法官排除出法官队伍,不让他们审理案件,只让入额法官审理案件,并且提升入额法官的履职待遇,目的就在于严格区分办案法官和不办案法官。法官的数量也从原来的21万,减少到现在的12万人,但这12万人,可都是切切实实办案的,而不是和之前一样,21万法官,不办案的法官占了多数。

  可以说,现在的办案法官数量增加了,但另一方面,案件数量也增加了。案多人少的矛盾在一些地方依然存在,那么,如何解决呢?那就是增加员额制名额,而不是用非员额法官替代。要不,就是把非员额法官任命为员额法官。而全国一刀切的以百分比为数量界定员额法官数量,缺少针对性和区别性,导致一些地方员额制法官过多,案子却太少,员额法官闲着。而另一些地方员额制法官依然不够用,案子办不完。

 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就是,领导办案数量少,挂名办案依然存在。一些领导挂着员额制的名额,但很可能,领导的办案数量都不及员额法官的五分之一,甚至更少,这也导致一些法院虽然员额制法官数量够用,但一线办案的法官数量依然不足。这就应当严格区分领导办案和法官办案,并且,不能把领导入额的数量也看作员额制法官的数量,毕竟,领导办案少,还可能存在挂名办案。

  从法律层面来讲,律师的这一个上诉理由很难成立,很可能会被驳回上诉。因为,非员额法官虽然没有入额,但也是经过人大任命的,在其法官职务未经法定程序和事由被免职的情况下,非员额法官依然是法官,那么,就当然可以从事审判工作,那么,独立审判就不在话下。

  从政策层面来讲,非员额法官不能独立办案,这是中央的政策要求,也是员额制改革的初衷。如果非员额法官可以独立办案,那就违背了政策规定。现在,竟然有法院胆敢违反中央政策要求,让非员额法官一样办案,这不是与司法改革唱反调吗?现在,律师以非员额法官独立办案违反程序正义为由,提起上诉,那么,二审法院该如何做出裁决呢?

  如前所述,二审法院可以以《法官法》等法律为由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,理由就是,非员额法官也是法官,法律没有禁止他们不能办案。但另一个方面,非员额法官独立办案,违反了中央政策要求,在此,必须对一审法院出现的非员额法官独立办案做出内部否定性评价,并且要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。否则,员额制改革便是一句空话!

  亦有法官表示,律师的这一质疑很低级,除了让未入额法官更加难堪外,对案件审理并无实质性意义。即便是未入额的法官,他们依然是法官法规定的法官,进行案件审理并无程序上的不当。既然如此,那么,还施行员额制改革干啥,这不是瞎胡闹吗?一方面宣布非员额法官不能独立办案,一方面又为非员额法官独立办案开脱,这样的说辞,除了打脸外,我不知还能说什么好?

  政策和法律打架,这是我国在出台政策后常常会出现的场景。如果这类情况被诉至法院,法院当然应该以法律规定来判案,而不是依据政策。但是,政策和法律打架,正说明政策的制定欠缺考虑,只追求政策的执行,而不考虑法律的修订,这让司法人员无所适从,也较为难堪。

香港马会现场| 马报开奖结果2019| 正宗铁算盘高手论坛| 神算子高手交流群| 九龙图库开奖结果查询| 济公高手心水主论坛| 小鱼儿马会开奖| 喜哥大型免费图片图库| 创富平特论坛开奖结果| 跑狗图新一代跑狗论坛|